香港人力资源头部玩家的新冠疫苗之2020法国欧洲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0-05-31 00:53
【字体:

  马萨诸塞州的95号公路有一个别称,叫作美国高科技高速公路。这里不仅坐落着麻省理工、哈佛等十几所高校,更是美国当今最大的制药及生物医学产业基地。美国本土医药巨头辉瑞、法国疫苗巨头赛诺菲以及目前风头正劲的疫苗新贵Moderna都盘踞于此。

  疫情之下,这里成为了克服病毒、制造希望的工厂,也是“战火硝烟”弥漫的地方。采访了赛诺菲、Moderna等医药巨头,在新冠疫苗研发中,它们一边彼此竞争争分夺秒,一边选择性抱团合力突围,而在美国与欧洲的顶级药企中,一场以此为契机的反扑与追赶正激烈进行。

  5月13日,法国疫苗巨头赛诺菲CEOPaulHudson在接受美国媒体电视采访时公开表示:“美国政府有权预先批量订购首批新冠疫苗,因为美国为保护他们的民众作出了投资。”

  赛诺菲为何对美国情有独钟呢?PaulHudson早已说出了答案:美国对于赛诺菲新冠疫苗的研发给予了资金支持。根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中旬,赛诺菲的巴斯德疫苗部门将与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BARDA)合作研发针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疫苗。其中,BARDA提供了高达2.26亿美元的资助。

  赛诺菲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Q1赛诺菲全球销售额达89.73亿欧元,同比增长6.9%,甚至高于2019年全年4.8%的同比增幅。但研发一款新疫苗的花费对于赛诺菲也并非小数。赛诺菲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对于长期流行的疾病,行业的通常说法是“3个10”,其中有一个“10”即10亿美元的研发成本。

  10亿美元换全世界这笔大单,不算亏。可另外两个“10”指的是10年的研发时间和10%的研发成功率。也就意味着,花了这10亿美元做研发后,更可能的结果是一无所获。

  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赛诺菲之外,最被美国人寄予厚望的是美国本土药企Moderna。尽管国内并无Moderna的传说,甚至连正式的中文译名都没有,但在2018年,Moderna以超30亿美元的融资登陆纳斯达克,成就了美股史上最大生物科技IPO。

  美国人对Moderna的偏爱毫不遮掩。Moderna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已从BARDA获得了4.83亿美元的合同,以加快其新型冠状病毒候选疫苗的开发。不仅如此,BARDA还表示,将支持Moderna后期临床开发项目以及新冠疫苗制造规模的扩大升级。

  不过,刨除这些光环,Moderna自身并无拿得出手的战绩。实际上,截至目前,Moderna尚无任何药品或疫苗上市。没有任何药品上市销售的Moderna收入来源是什么呢?据Moderna披露,其收入来源主要有两种:与政府及私人机构的合作协议产生的费用,以及机构的直接拨款。

  这也导致了成立十年以来,Moderna一直处于亏损当中。Moderna最新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其合作协议收入为4803.6万美元;收到拨款为1217.3万美元。但该部分收入相比起同期4.96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及1.1亿美元的一般行政费用而言无疑是杯水车薪。

  本土医药巨头林立,美国人为何力挺一个初创企业呢?理由很现实,在新冠疫苗领域,Moderna太快了。辉瑞还在筹备,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还未联手,默沙东还在吃宫颈癌疫苗的老本,四大疫苗巨头的反射弧还没走完,Moderna已经频传喜讯了。

  Moderna的新冠病毒疫苗mRNA-1273为海外最早进入临床的一款疫苗。5月6日,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允许其进行临床II期研究。而美国本土也在不断地为Moderna开绿灯。Moderna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FDA已授予这款疫苗产品快速通道资格,最早将于今年秋季将该疫苗推向医疗第一线。

  值得注意的是,Moderna的mRNA-1273不仅是一款新冠疫苗,一旦上市,还将成为全球首款核酸疫苗。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介绍,目前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五种路径分别为:灭活疫苗、核酸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的优势是研制时不需要合成蛋白质或病毒,流程简单,且安全性相对比较高。唯一的缺点则是无成功先例,多数国家无法大规模生产。这也就意味着,一旦mRNA-1273成功,Moderna不仅能在疫情肆虐时拯救世界,疫情结束后还将获得一个没有竞争对手的市场!

  可是,Moderna行,前辈也行。5月5日,辉瑞与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宣布即将展开新冠疫苗人体试验,首批临床试验数据将于5月底获得。而辉瑞所开发的这款疫苗,也是核酸疫苗。辉瑞将新冠疫苗视为翻盘的契机:豪掷1.85亿美元,垫付前期所有研发成本,BioNTech负责搞研究。

  研发虽慢了一拍,但前辈胜在卖货经验。辉瑞的量产计划已经出炉。辉瑞制药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AlbertBourla表示:“如果一切顺利,我们认为产品是安全有效的,将能够在10月交付数百万剂。2021年,能够生产数亿剂疫苗。”

  还有更高阶的玩法:疫苗虽未研发成功,但卖疫苗的钱已经到手了。3月15日,中国制药企业复星医药就宣布获得了BioNTech新冠疫苗在中国独家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而这个还在襁褓中的疫苗已经花费了复星医药8500万美元,该产品销售后,还要按照年度毛利的35%向BioNTech支付提成。

  对于辉瑞在新冠疫苗市场的布局,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联系辉瑞中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Moderna一骑绝尘,辉瑞只欠东风。赛诺菲、葛兰素史克、默沙东不着急吗?

  今年4月,赛诺菲宣布与其老对头葛兰素史克合作提出一个新冠疫苗的候选品类时,就令许多人直呼看不懂。赛诺菲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这次的疫苗将在其流感疫苗Flublok的基础上,引入一种蛋白质抗原,旨在激发人体免疫反应。而葛兰素史克将为疫苗贡献其已经获批的一种佐剂。

  “在公共卫生事件蔓延全球的情况下,使用佐剂具有重要意义,因其能使疫苗产量短时间内迅速增加。2020法国欧洲杯投注。”业内人士指出。

  并非不着急,但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参考2014年非洲暴发埃博拉病毒,疫情暴发之后,直至2019年底,默沙东公司申报的第一款埃博拉疫苗在美国和欧盟获得批准使用,该过程长达五年。

  而来自多方的信息都显示,本次新冠病毒可能会成为周期性流行疾病。对于疫苗赛道的竞争则是新机会,把王者拉下马的机会。

  长期以来,辉瑞不仅在四大疫苗巨头中稳坐头把交椅,也是整个制药行业的龙头老大。然而,2019年开始,仿制药强势冲击下,辉瑞业绩开始显现疲态,2019年全年辉瑞营收同比下降3.54%。而到了2020年Q1,辉瑞甚至跌出了跨国药企前三的榜单,退居第四,而辉瑞的营收增幅也下降至-8%。

  与此同时,默沙东凭借K药之利,一路高歌猛进,营收增至120.57亿美元,跃居2020年Q1跨国药企榜单的第三位。而后选择缄默,不涉入新冠疫苗的纷争,默沙东在这个充满不确定因素的项目中看似“冷漠”。

  对于2019年的第六名和第七名来说,这将是葛兰素史克与赛诺菲的绝好机会。相比之下,处于第七名的赛诺菲或许更着急些。

  2020财年Q1,葛兰素史克营收增幅继续保持了18.65%的高速增长;赛诺菲虽较去年有所提升,但6.9%的营收增速远不能帮助赛诺菲完成从青铜到王者的蜕变。

  据赛诺菲介绍,在葛兰素史克之外,赛诺菲还在与TranslateBio共同开发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型mRNA疫苗。“我们探索的方法越多,成功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大。”赛诺菲对于自身的野心并未遮掩。

  在赛诺菲被问到是否会与欧洲的合作伙伴联合加大疫苗生产能力时,赛诺菲疫苗全球负责人DavidLoew表示:“如果我们得出产能无法满足需求的结论,那么我们肯定需要寻求新的合作。”

  据悉,欧盟正在考虑动用一笔26亿美元的紧急基金来支持制药厂商的疫苗生产能力。此外,欧盟已经募集到超过75亿欧元的资金帮助开发疫苗,目前德国、法国和英国都进行了数亿欧元规模的注资。

  几家疫苗巨头之间的争夺,更是一场欧洲药企对美国药企的反扑与追赶。无论如何,“Wellallgetit,eventually”,像Moderna员工所说,愿所有人都能幸运地等到那一天。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网站热线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20号

邮编:100040

电话:010-51885980

官方微信